妖柒

我愿保有我的天真

     家里终于要通桥了,有点开心,也有点难过。

     开心大概是因为以后回家终于可以不用因为等渡而花很长的时间。但是我也隐隐的有点难过,因为可能再也不能过渡了吧。

     新的交通方式不断发展,逐渐将旧的交通方式淘汰。它们默默地在时间的追赶下退出舞台和人们的视线。其实我还挺喜欢过渡的,这样我可以离养育了我的水更近一点,哪怕它看去并不太清,也不太干净。船舶的消逝,也会让码头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和生活吧。那些码头边上的庙宇也会因此空寂而下来,以过渡为生的人们也会纷纷转职离此而去。这么想还真有点舍不得它们呢。

     工业文明的一步步推进,真的要以传统文化的消逝为代价吗?能不能,还有更好的方法?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