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柒

我愿保有我的天真

随笔散记


每次上到封闭的车厢时,因着我们一路呼吸着新鲜空气过来,在上车后都会感到一阵憋闷。车里的空气因为不流通,闻着总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。


但是,再上车坐定后,过了不久,就不会再对这个空气有太大的抵触了。除了一些耳水不平衡身体较弱的同学还会对这个空气感到不适外,其他一些适应能力很好的同学,已经对之前他们抵触的味道习惯了。


适应环境能力很强当然是很好的,但是这是不是也说明,我们在无形中被环境同化了?若所处的环境是一片欣欣向荣之景,此举当可皆大欢喜。但假若此时身处的环境并不那么乐观,你现在还清醒,你之后呢?你现在还辨的清,但你能一直辨的清吗?好似除非你有钢铁般的意志,你才能抵抗这般摧人的侵蚀。


柏杨先生有酱缸之言,我们是不是身处酱缸而不自知?想要如莲一般出淤泥而不染,这到底有多少人能做到?


好似,只有多读些书,才能让自己清醒;多走些路,才能让自己明白。应跳脱这磨人之境,走向更高远的地方,然后再回过身,看看自己,再看看自己原来和现在所身处的环境,才能明白些许是与非,对与错。或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是非对错,只有它符不符合自己的内心。你是谁?你想要什么?你的路究竟在哪里?你要怎么做?


外物纷扰繁杂,内心纷乱烦躁不安,好像只有书可以让自己静下来。静下来,然后才能更好的去面对和安排接下来的生活。


罢,随风去也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.10.16坐车有感






晨起出操,偶一抬头,便望见天空一角露出些灿亮的云照明这阴暗的天。心情不觉好了起来。等站定又一眼瞥到天空,那又是另一番场景了。


一个又一个的云团从云幕中分离,那些云团好似仙人坐骑,又好像仙人出游。天上,应该也是和人间一样繁盛的光景。


又有一日,天蓝得不像话,一块一块的云如鱼鳞般布在天上,间隙间看得到那深邃幽蓝的天幕。我一直以为天空是海洋,天可以被形容蓝的像海一样,为什么不能就说海蓝的像天一样呢?白色的云有时像鱼一样,畅游在天空之上;有时又像鸟,鸣啸于九天之中。更有许多的云来往如梭,世间林林总总的东西都出现在了天上。


或许有一天我们也会有一艘船,可以让我们在天空遨游,在白云间穿梭。就像海上的轮船能在广阔的海洋上徜徉一样。于是,由此可想,天空的飞鸟,也便成了海里的鱼。鱼儿是在海里畅游,鸟儿是在天空中恣意地翱翔。那天空,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姿态的海?


有时天空深蓝幽邃的低垂,在大地上仰望天空的我,好似离那美丽幽深的天空只有几步之遥,只要我想,伸手就可以触到她,就可以融入她的怀里。即使我知道我离她有几万里的距离,那距离遥远的令人叹息,但还是让我忍不住深深的为她着迷。有的时候看得久了,就好像自己已经处在那深蓝之中了。


或许我们本来就处在那片美丽的深蓝之中,天上的云是太阳映照水面而泛起的粼粼波光。天空和海洋不一样,波光的反射自然也不能与海完全相同。我们划胳膊所带起的风,就有如鱼儿摆动鱼鳍分开的水流。或许我们其实都是一条鱼吧,只是固执的觉得自己是人类。


谁知道呢?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.10.17


评论